2021年臺灣障礙研究學會年會紀錄

2021年臺灣障礙研究學會年會原擬移師高雄於5月22日舉辦,後因疫情關係改為遠距進行。本次會議從「南方」視野再思障礙議題,希望藉由南方議題與觀點的交流與討論,促發更多在地障礙議題、和南方關懷視角的內容。並期待如下幾項實踐價值:(1)有助於相關專業檢視現行服務,以利後續服務設計與提供。(2)促進學術研究者、實務工作者與障礙倡議團體工作者之對話與學習,作為後續行動策略與服務網絡之夥伴。(3)對於未來國內身心障礙服務發展提供多元觀點與參考,激盪與會者彼此更多的想法,以促進學術與實務之間之對話。本次會議經費贊助單位包括:臺灣障礙研究學會、財團法人薛伯輝基金會、科技部人社中心、高雄醫學大學人社院等。本次會議參與成員有學術界也有實務界,論文發表人依背景領域涵蓋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特殊教育、藝術宗教、法律社會等。8場次宣讀的26篇論文,依屬性則可分為社工實務文章7篇、社福政策4篇、特教領域3篇、科技輔具3篇、家庭性別5篇、藝術宗教4篇。與會聽眾也同樣來自各領域學術與實務工作者、教師與學生,充分達到多元觀點跨領域交流與學習的目的(部分活動照片如下)。

2021.05.02 障礙劇場的實作研究

學者: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系  何怡璉老師
紀錄:臺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游翼慈

2021年5月2日上午障礙研究學會論壇邀請到了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系何怡璉助理教授,以導演、劇場實作者的角色和「障礙劇場的實作研究」為題,介紹其將行為展演納入劇場的展演內容,並分享近年來致力於障礙劇場的實作研究經驗,同時當天參與成員也藉由何怡璉老師的作品與經驗,針對身心障礙者從事表演藝術之相關議題進行討論與交流。

首先,何怡璉老師簡單地分享了自己將「空無」之東方文化概念納入表演藝術,並分別以不同作品回應白南準、約翰凱吉和瑪莉納阿布洛維奇三位大師的創作理念,以及回台後開始從事障礙劇場實作的背景脈絡,並提到「障礙劇場」在臺灣尚未有明確的定義。其次,何怡璉老師表示希望能透過表演創造不同生命經驗真實且互相聆聽、相遇的途徑,並以劇場作為橋樑開啟表演者與觀眾、不同場域或不同社群之間的連結與對話,於是與幾位高雄的跨域藝術家成立「空表演實驗場」。此外,她亦在因緣際會之下受台灣當代劇場的前輩卓明的邀請,與其他高雄當地的年輕藝術家合作帶領幻劇團之「早安薛西佛斯」環境劇場的前置工作坊,並受其中的參與者啟發,而創作了「我是一個正常人」之系列作品。

我是一個正常人」系列作品是何怡璉老師結合專業所學與相關工作經驗,與身心障礙者共同創作的編創劇場。其有別於常見的戲劇呈現,以非專業表演者以及其身體形象為中心,並跳脫劇本情節,直接將與身心障礙表演者的訪談、即興內容,以及過程中真實的身心理反應與挑戰納入作品結構。首部曲的演出方式猶如心理劇,藉由障礙表演者扮演其過往重要的生命片段、重要他人與自己,講述表演者與障礙共處的經歷,以及其如何應對、理解並說出自己的內在聲音,甚至重新建構一個新的選擇與思考迴路去面對自己;二部曲的表演者更為多元,而跨障別、跨年齡的表演組合也促使工作者從中反思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並將其部分加入作品結構引發觀眾的自我覺察,例如:與一般人相比,較容易對障礙者的表演給予更多的掌聲;將手語加入動作設計、表演者如口語影像者;或是透過觀眾與表演者的互動讓每一個不同的身體被看見等環節。

再者,在分享創作與演出內容時,何怡璉老師特別提到在劇場實作的歷程中,障礙者可能會受赤裸、誠實且當下的各式呈現而觸發個人的內在議題等脆弱,而工作者需要給予對方充分的時間、支持與保護、建立雙方的信任感,並保持溝通和對彼此的互相尊重,且需有妥善的專業心理協助與轉化方式,使其得以從中長出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障礙與傷痛經驗。另外,何怡璉老師也分享了自己在投入障礙劇場與身心障礙者工作的經驗中,反思到必須放下自身原本對於「表演是什麼」的既定想法與標準,而變得能以彈性、開放的態度因應多變化的狀況,並理解到當每個人的基礎、身體狀況等差異大時,需善用多元的溝通策略,例如:聽打、唇語、人體翻譯、口述影像和非語言溝通,並以耐心突破障礙的限制,創造連結。

在何怡璉老師的演講後,參與成員們亦積極針對其分享內容、以及障礙者從事表演藝術工作等相關內容進行討論。像是面對觀眾、社會大眾對於身心障礙者能表演嗎?身心障礙者能站上舞台嗎?等質疑,甚至面對現今身心障礙者的「表演」仍多被視作是「才藝」或「慈善」行為之現狀,進行翻轉,並使大眾對差異有更多的理解、同理與換位思考;而在提供障礙支持服務的同時,又如何兼顧整體社會大眾的權益與選擇;同時,在參與成員也在討論中發現,目前多數藝術演出與排練場地的無障礙空間仍有待加強。最後,非常感謝何怡璉老師精彩的演講,使參與成員可透過其障礙劇場的實作研究經驗進行深入的交流,探討此藝術形式如何激發觀眾與表演者、不同社群之間的互動與連結,並從共同情境中創造彼此對話,以營造更為包容、尊重且友善之共融社會的可能性。

身心障礙論壇3 – 針對精神障礙年輕成人之支持性教育

日期:109.12.13(日)
時間:10點~12點(兩節,滿100分鐘)
學者:中山醫社系  王雅倩老師
紀錄:臺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游翼慈

本月障礙學會論壇邀請到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王雅倩副教授,以「針對精神障礙年輕成人之支持性教育」為題,介紹支持性教育(supported education)之概念與國外實務上現行的推行模式與方案類型,並和參與成員以各自於高等教育現場之長期觀察及經驗進行相關討論。

近年來,臺灣大學生心理衛生之議題相當值得關注,尤以今年十一月臺大接連的自殺事件更是轟動社會。根據教育部統計,我國今年意圖自殺之人數有逐年攀升之趨勢,且參考過去董氏基金會調查報告可知,我國大學生每五人就有一人有明顯憂鬱情緒;全國自殺防治中心前陣子的發表也說明15-24歲青少年自殺率已連續三年創國內新高,並已成為青少年族群死亡原因第二名。此外,相關文獻亦指出年輕成人處於重大精神疾病發病之高峰期,然而該階段亦正值人們追求高等教育、制定職業計畫與發展社會關係之人生階段,其中教育更是影響人力資本的重要因素;再者,王老師也藉國外研究發現,精神障礙者有較少進入大學就讀,或者註冊入學後較容易輟學之狀況,故綜合上述之背景,使其欲針對精障年輕成人/大學生在高等教育遇到的困難與狀況做更進一步地探究。

影響精神障礙者的學習障礙多來自藥物的副作用,尤其較嚴重者的處遇通常包括個別或合併的藥物或心理介入,而在生理及認知上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擾。其次,社會對於精障者的污名亦可能害怕人發現自己患有精神疾病,而避免社會互動、難以融入大學生活環境,或者因為過多的缺席導致無法順利完成學業,最後選擇離開。然而,有學者的研究調查發現,雖實際參與正式教育者人數所佔比例較低,但綜合結果可知精障者在主觀或客觀上皆有追求高等教育的需求,並指出或許提供額外的教育資源與支持等,可協助他們取得學業上的成功。有鑑於此,故另有學者提出了「支持性教育」。

「支持性教育」類似「支持性就業」的概念,是指在經整合的高等教育場域,而非限制在傳統的心理健康場所中,為精障者提供高等教務服務,並以較少的專業支持協助服務使用者在其選擇的學習環境中,滿足知識技能、社交與情感等學術及社會互動面向之需求。目前在數種支持性教育模式中,以CHOOSE-GET-KEEP(CGK)的心理復健模式較被廣泛運用。該服務模式始於精障者的職業復健,但後逐漸被應用至教育及居住之領域;其強調以人為中心的目標、服務使用者與環境的適配性、規範的評估與規劃,並期待協助服務使用者發展出一套獨特技能與個人支持。CGK在實務工作之應用上可分為選擇、獲取和保持三個階段,且得分別對應支持性教育的三個構成要件——預備入學、入學和後續追蹤。其中乃有賴具專業知能的實務工作者在不同階段試以充權之觀點,評估並協助服務使用者了解個人價值、學習能力、過去經驗及社會支持等,並依據其意願擬定合適的處遇策略,促進校內與校外的資源整合。而王雅倩老師也特別指出,CGK模式著重服務使用者的參與過程而非實務工作者的活動表現,且實務工作者與服務使用者皆對結果負有共同責任。

另外,國外有數個將支持性教育方案作為針對嚴重精神疾病年輕成人所提供之綜合性干預措施的一部份,其在增加職業和社會功能、症狀減少和提高疾病緩解率達顯著效果,例如:專門為第一期精神疾病患者提供的「協調的專業照顧Coordination Specialty Care(CSC)」。而現行較常見的支持性教育策略,為將服務融入已有實證基礎的支持性就業中,但該綜合性方案在整合上仍須面臨諸多挑戰,例如:強調可衡量的就業成果並以犧牲長期教育成果為代價;支持性教育缺乏充分的證據而可能會影響持續的資源提供與所需的關注等。

王雅倩老師以Biebel、Ryder-Burge及Alikan(2018)對於方案案例與觀察研究為例,來說明三種不同類型且具代表性的支持性教育方案內涵、比較方案之間的共通性與差異性,並藉此延伸思考在臺灣應用的可能性。1. 早期評估和支持聯盟(Early Assessment and Support Alliance,EASA),為針對初發思覺失調症相關疾病之年輕人所提供兩年過度性的整合型服務;2. 學習增強和資源網絡(Learning Enhancement And Resource Network,LEARN),於社區心理健康中心依據CGK模型提供各年齡階段有心理健康問題者支持性就業和教育服務;以及3. 以校園文化為基礎,將支持性教育服務與校內其他資源整合的,明尼蘇達大學模式(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接者,王雅倩老師也分享到她參考美國針對採用CGK模型的教育性方案效益進行之相關文獻分析發現,多數方案皆強調結合支持性教育及就業,意即將支持性教目標整合至輔導就業的目的;大多數的研究設計方面未採取古典實驗設計;較少針對實務工作人員專業訓練的討論;以及CGK模式在方案設計、服務輸送及成果評量上有極大差異性。然而,因目前相關實證研究的篇幅較少,且多數未針對方案內容進行詳細說明而使效益分析有其侷限性。但王雅倩老師表示,美國結合教育及就業目的之支持性教育方案的參與成果多呈現正向影響,故她認為以就業為導向的支持性教育在臺灣的適用性,仍是值得繼續探索的研究主題。

在王雅倩老師分享後,參與成員們亦針對其分享內容、支持性教育在臺灣推動的現況與困境、以及支持性教育服務若進一步發展所需的條件等給予回饋,甚至以教育現場的親身經歷提出各自的見解,進而引發在座其他參與成員的共鳴並藉此開展深入的探討,包含不同社會文化與科系對於學業評量的差異性、實務工作者應具備的專業知識與相關訓練、校內外資源整合與團隊合作,及如何以適當方式協助有需求者順利進入正式資源管道等。最後,非常感謝王雅倩老師精彩的演講主題與內容,使參與成員們得針對精神障礙者的高等教育議題,在實務工作及政策推行等面向產生更具多元性的對話與思考。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