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針對衛福部回應監察院有關障礙資格判定糾正案之聲明

臺灣障礙研究學會 May 22 2020

三月時,監察院對衛福部提出糾正案,指出認為衛福部的判定身心障礙資格忽略活動參與與環境因素。前日,衛福部表示,『如果將活動參與及環境因素評估結果放入身障資格判定,其中權重比例難拿捏、缺乏科學性證據,因此衛福部仍建議維持現行的鑑定模式。』。本會認為:

  1. 當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修法納入ICF的鑑定的目的即為修正過去以醫療模式單一決定障礙者需求的不足。ICF採用鑑定系統的互動模式,同時考慮醫療與社會模式,將障礙者的實際社會參與以及所處的環境因素納入考量。臺灣第一次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審查結論性意見第十條明確指出台灣版的ICF鑑定模式太偏向醫療模式,強調個人先天或醫學缺損,無法確實反應障礙者社會參與的需求以及社會環境的障礙。衛福部此舉已直接違背當初身權法修法的目的,亦違反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
  2. ICF做為國際通用的制度,是透過嚴謹的跨學科研究驗證後公布,並在不同國家以不同的方式應用。衛福部卻透過將障礙者情況直接化約為編碼的方式,將醫療模式強加在ICF鑑定過程,才會產生活動參與及環境因素評估結果「缺乏科學性證據」的解讀。衛福部『缺乏科學性證據』的說明除為對科學性的錯誤認知外,更是對相關研究報告的選擇性引用。建議衛福部相關人員應該加強對障礙政策以及身心障礙人權相關發展的知能。重新檢討以身體功能結構損傷程度作為福利提供唯一依據的適切性,不宜忽視並扭曲相關學術研究的成果,讓政策的規劃與執行奠基於嚴謹的學術研究上。
  3. 所有國家對於福利服務都有一定的資格限定。但是,資格限定應該和福利服務的提供相稱,合乎比例原則。從衛福部開始引介ICF以來,我們看到的是強調更複雜與重複的鑑定,相關福利資源及分配邏輯卻改變得很有限。以ICF為基礎的立法,目的在建立不同專業單位可以溝通的系統;但從使用者與服務提供者的角度看,ICF對福利服務提供的效益十分有限。幾年下來,不僅身心障礙者抱怨連連,相關鑑定人員也常覺得不知為何而不斷重複鑑定。已有學者指出這是『需求評估的假象,社會控制的事實』,衛福部應公開鑑定資源與福利服務供給規劃的相關資料,重新審視鑑定資源與福利資源的平衡。
  4. 從使用者的觀點出發,改變障礙的社會環境是當今障礙權利的趨勢,也是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的核心精神。過去以線性的觀點,認為越嚴重的障礙者需要越多的資源的邏輯已經被修正。衛福部應該利用這次機會重新審視過度醫療模式觀點鑑定在福利提供上的不足並強化社會政策,以支持障礙者擁有一定的生活品質以及平等參與社會的權利。台灣將於2021年進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希望衛福部在防疫工作做為世界的典範時,不要在障礙政策上成為世界上的笑話。

不知足事件-臺灣障礙研究學會聲明

資深綜藝節目主持人吳宗憲日前錄製節目,對曾患憂鬱症的藝人來賓說,會得憂鬱症的原因都是因為「不知足」。事後遭媒體與大眾批評時表示自己不是口誤、不用道歉,更認為自己不過是以朋友角度進行機會教會,要身邊憂鬱症患者朋友「往正面看、勇敢堅強」。

憂鬱症其實是一種疾病,伴隨真實的生理、心裡和社交症狀。生理因素包括腦部化學物質、賀爾蒙、遺傳與基因等,和社會因素包括有其他精神疾病病史、性傾性與性認同、傷害或壓力因素等都可能造成憂鬱症,透過專業醫師充分的了解才能判定造成憂鬱症的原因。治療憂鬱症的方式也需要專業精神科醫師的完整診斷與醫病溝通後提供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由此可見,造成憂鬱症的原因絕非道德上的「不知足」,憂鬱症也非「往正面看、勇敢堅強」這樣的口頭鼓勵就能治療好的。這些看似鼓勵、背後其實預設憂鬱症患者想太多、不往正面看、不夠堅強勇敢的道德貶抑與指責。台灣大約有超過兩百萬的憂鬱症患者,許多患者常因社會不夠了解憂鬱症、污名化與標籤化憂鬱症,甚至不敢尋求幫助。綜藝節目主持人身為公眾人物,應該傳遞正確訊息給社會大眾,而不是扮演精神導師、以毫無科學證據的理由標籤憂鬱症,加深社會對憂鬱症患者的誤解。

憂鬱症絕對對不是不知足,公眾人物不該將障礙道德化、標籤化,好意或友善的無知也不是合理化污名憂鬱症的藉口。台灣障礙研究學會承認障礙者在社會的邊緣位置、挑戰社會的健常能力偏見、積極尋求障礙者權利的保障,在此呼籲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應該參考精神衛生法第二十三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七十四條,有關傳播媒體對身心障礙者(精神疾病)不得使用歧視性之敘述、不得有與事實不符或誤導閱聽人對身心障礙者(精神疾病)產生歧視或偏見報導的規範精神,對該綜藝節目加以開罰,並盡快提議修法要求各類節目對身心障礙者保護措施的規範應等同媒體報導,使電視台的各類節目對處理障礙者議題有清楚的參考指引、不再發生歧視或誤導大眾認識障礙者的錯誤。

2019東亞障礙研究論壇紀錄

今年「東亞障礙研究論壇」於10月12日-13日在中國武漢舉行,由中國東湖公益服務中心舉辦,主題為融合社會,以法律、教育、就業、智能障礙者、性別與性、高齡化等不同面向進行主題發表與討論,每個主題各國有一位報告人報告。本會是該論壇的臺灣代表,由理監事會選派七位臺灣代表與會,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蘇峰山副教授、台北大學社會學系張恆豪教授、淡江大學 林聰吉教授、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博士候選人藍介洲授、台灣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王雅倩副教授、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祕書長滕西華、台灣障礙女性平權連線理事長周倩如,王雅倩副教授因故臨時無法參與,由滕西華代為發表。本次研討會提供韓文與中文、日文與中文的翻譯,讓參與者不受語言的限 制,能用自己的語言來表達。

 

2019東亞障礙研究論壇台灣團大合照
2019東亞障礙研究論壇台灣團大合照

大會第一天安排主題演講:中國的社會包容社會排斥與殘疾人保障,以及三個主題,分別為融合社會與法治、融合社會中的教育以及融合社會中的就業。

主題演講

大會的主題演講邀請到中國社會科學研究政策中心的唐鈞老師,報告中國的社會包容社會排斥與殘疾人保障。中國的障礙者分為4個等級,因為軍人身份導致障礙的則分為10個等級,為了推動障礙者就業,曾有政策提出聘僱障礙者可免稅30%,發現企業大量開始使用障礙者來規避稅率,後來改成定額進用制度。而理應成為大家效仿對象的公部門,卻提出障礙者不體面等說法,反應中國對障礙者的態度仍有排斥的情況。並由曾承擔任台灣身心障礙權利公約審查委員的長瀨修教授為回應人。

融合社會與法治

融合社會與法治中,日本介紹精神障礙者的相關法律,韓國的介紹從教育、居住、就業等相關的韓國法律,台灣則分享分配與壓迫及公平的理論,中國學者則是用中國的司法數據作為實證的資料,分享身心障礙者的相關判決分析,2013年到2018年共有10000多件的身心障礙者之判決,其中篩選出刑事案件,共篩選出516件判決,當事人提出個人權益受損可分為健康權、財產權、婚姻家庭權利、生命權、財產權(含勞動權、生產經營權、繼承權)、生育權等,健康權佔三分之一,而且提告的男性佔70%多。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國社會男性障礙者提告的機率仍然較高,不確定這是否與中國一胎化有關,也可以看到女性障礙者在相關權利的申訴中可能較難取得資源和主導權。

融合社會中的教育

台灣報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在地化後的挑戰,提到身心障礙兒童的家長認為孩子在特殊教育學校能夠學習到東西且比較快樂,這也反映了台灣目前的融合教育只是形式上的融合,身心障礙權利公約特別強調需要諮詢障礙者本人的意見包含障礙學生,但台灣的身心障礙學生從小就被家長或專業人員決定,沒有參與的過程,無法長出自我決定,同時也提到融合教育並不是只針對身心障礙者,應該是全系統的改變,不是只有改變特殊教育。中國報告中國的融合教育歷史以及現況,目前中國身心障礙者的教育主要是隨班就讀,但普遍覺得特殊教育學校比較平等,一方面碰到有中央法規,但地方卻沒有實質內容,權利公約提到的合理調整一直尚未被寫入教育的政策中。一直到2015年的高考,身心障礙學生的合理調整才被寫入國家規定中。韓國分享韓國的融合教育基礎法,像是融合班要有兩個助理等實務法治的規範,並提到反歧視教育的重要,需要讓學生學習自己權利的相關事務。日本發表在大專院校中如何支持障礙學生就讀的相關法規與服務。

融合社會中的就業

融合社會中的就業發表
融合社會中的就業發表人

中國有定額進用,但整個社會仍然是障礙者不好看,所以即使有相關法規,障礙者的就業仍然困難重重。在一些招聘公告中排除特定障別的障礙者,像是無行為能力等。另一方面也碰到障礙當事人提出辭職,但是他的母親卻以他沒有行為能力,認為這是一個衝動決定,而要求他能回到職場。韓國主要談論的是庇護工場的議題,在一般性僱用中,雇主聘僱輕度障礙者較多,重度障礙者為少數。在一般性就業市場,勞工的薪資每個月約80萬韓元,在庇護工場工作的員工低於50萬韓元,而韓國的最低工資大約是50萬韓元左右,也就是說大屁護工場工作的身心障礙員工的薪資比社會最低工資還低。台灣發表就業調查研究與相關制度,障礙者的就業受到障礙者個人特質的影響之外,放入家庭的支持後,個人特質影響就消失了,也就是說家庭支持足夠的話個人的消極會消失。並說明台灣目前定額進用的相關制度、罰則,以及職場上可使用職務再設計協助身心障礙員工進入職場。最後一位日本發表者利用他國的數據進行就業分析,不過只提到很多影響的因素,確切有什麼因果或者是相互影響的變項其實並沒有詳細的說明。

2019東亞障礙研究論壇大合照
2019東亞障礙研究論壇大合照

第二天研討會則是有融合社會中的心智障礙、融合社會中的性別與性、融合社會中的老人障礙者、海報發表交流、以及最後的圓桌討論主題:是否存在東亞的殘障與融合觀。

融合社會中的心智障礙

主題融合社會中的心智障礙,也包含了精神障礙者。日本報告亞洲精神障礙當事人團體的發展情況。韓國則是進行精神障礙者的訪談並作分析,精障礙者在醫療、家庭婚姻、社會、媒體輿論等面向都受到歧視,在醫療的經驗中常受到約束、壓迫、藐視等情況,在家庭婚姻中因為關係的不融洽、對立,甚至會被家人暴力和語言暴力。這些因素影響障礙者認為自己沒有戀愛婚姻的選擇權特別,特別是女性會被他人反對結婚生子。台灣發表目前台灣精神衛生保健回顧。中國發表有關孤獨症人土被替代決定現場與解決方案,孤獨症就是台灣的自閉症,在中國的孤獨症大多是替代性決定,在法律上,孤獨症人士民事法律能力不被承認。

融合社會中的性別與性

台灣的女性平權連線介紹女性醫療健康權的不平等與經驗和後續倡議的情況。韓國的殘障婦女網絡主席說明韓國障礙女性教育、社會參與等不平等的情況,並更進一步談到在韓國的憲法與相關法律當中身心障礙婦女的墮胎有不一致的判定。中國研究者分享女性纏足與女性雙重壓迫,女性纏足其實是男性變態的審美觀,將女性弄殘也限制女性的發展。

融合社會中的老人障礙者

障礙者老化與老年成為障礙者的需求是不太一樣的,在這個主題中,各國討論的面向也不同。中國主要探討老化導致障礙的情況,中國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中「子女有扶養義務。家庭是主要服務提供者。」日本學者透過媒體報導和電影進行分析,討論障礙者的安樂死與障礙者生存的權利。韓國發表在現行制度緩不濟急,像老人有居住需求時,要等抽中社會住宅時,可是已經過逝,這群人需要有制度協助提供經濟現實、社會參與等,才能改變生活。台灣發表人介紹台灣長照制度,現行台灣長照制度將身心障礙者與失能老人都納入,並說明台灣複雜的制度,以及提到身心障礙的I.C.F.評估與長照評估的重複評估。此外,為讓更多人了解長照,推出《長照規畫師》的桌遊,讓大家透過桌上遊戲的方式了解長照制度。

海報發表

除主題報告外,本次研討會還有海報發表,海報發表人皆為立命館研究生或博士生,主題非常廣泛:漸凍人使用個人助理、身心障礙者飛行旅遊、心智障礙女性的自主團體、視覺障礙老師教學情況、、、等,可惜交流的時間有點短,沒有足夠的時間和作者交流。

圓桌論壇

最後的主題是圓桌論壇:是否存在東亞的殘障與融合觀,主要討論社會融合的概念如何去豐富東亞的障礙研究,目前的障礙研究大多為西方觀點,然而屬於東亞的特色為何?仍需大家面對挑戰和發掘,這需要不同領域的學者,不同位置的實務工作者,一起坐下來討論。最後這一次的主辦單位提到這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一個會議,就如同今年2019年是人類登陸月球50週年,不簡單,但很值得。

圓桌論壇
東亞障礙研究論壇各國代表

 

【交流活動】亞洲障礙者主導的共融社會跨文化對話

活動日期:2019.10.19

台上為本會理事周月清教授與日本東京大學Dr. Toshiyuki Uwano
台上為本會理事周月清教授與日本東京大學Dr. Toshiyuki Uwano

本會協辦由日本東京大學Dr. Toshiyuki Uwano(輪椅使用者)與本會理事周倩如、周月清主辦的-亞洲障礙者所主導的共融社會跨文化對話「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for the Inclusive Society by the Leaders of Person with Disability in Asia」(Sponsored by Toyota Foundation)。在這場交流會議,我們與來自日本、越南及泰國 (包括台灣,共四國)的計畫成員進行意見與經驗的交流,了解亞洲各國身心障礙者在無障礙 (accessibility)權利的發展與處境,尤其強調由障礙者主導,包括本計畫的規劃與執行。本會由張恒豪理事長,陳伯偉秘書長連同會員孫嘉梁博士、障礙者權利促進會秘書長張惠美、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 (Vincent) 等參加該交流會議,而其他國家的參與者分別為來自日本的除了 Dr. T. Uwano 外,包括一名個人助理、一名日本雜誌社攝影師; 越南的政府代表、一位學生、一位法律專家; 泰國的有障礙運動者及一位大學社工教師等。

張恒豪理事長與大家分享台灣障礙研究、身心障礙者權利運動的發展,其中提到身心障礙倡議團體以及權利運動對障礙研究的重要性,以及台灣障礙 研究理論的在地化過程。理事長也強調,在爭取障礙者權利的過程中,進度雖然看似非常緩慢,但在時間的進程之下,我們依然能夠看到正面的改變。因此大家必須繼續努力與堅持為身心障礙者權利發聲,唯有開始實踐才能有機會帶來改變。

「手天使」創辦人Vincent,以及孫嘉梁、連同陳伯偉秘書長(同時也是手天使的行政義工),一同討論台灣身心障者的性權與自立生活。Vincent提到:「一般社會大眾在看待障礙者的情慾的時候,是帶著歧視的。他們會說你都已經殘缺了,你怎麼可能還會有慾望呢。大家把我們當成一個活的死人」。之所以會成立手天使,乃是在障礙男同志的聚會發現:「殘障程度比我更嚴重的人,不要說障礙阻礙了他們追愛之路,他連自慰的能力都沒有」。因此,2013年Vincent 與同志運動的好夥伴智偉(同志諮詢熱線社工主任),以及五、六位男同志一起成立手天使,義務協助重障者打手槍。在提供服務的過程,手天使深刻體會到:性不只是作為生命應有的尊嚴樣貌,更是「培力/充權」(empower) 障礙者的重要途徑。另外,孫嘉梁指出台灣政府:「很多事只會講但都不做,譬如障礙人權與自力生活」,還有「很多事不願講也不願作,譬如支持障礙者的性需求與性生活」,並指出身心損傷 (impairment) 不應該成為個人被排除在社會之外的理由。對他而言,台灣政府至今依然無法看見障礙者自立生活 (independent living) 的權利,大部分的障礙者還是被「關」在家裡,不能自由自主生活。如此的情況,進而影響到身心障礙的生活隱私及情欲表現。陳伯偉秘書長認為,障礙者的情欲需求與自立生活是長期被忽略的面向,唯有在障礙者能夠擁有自立生活,障礙者才能享有性自主空間。

此外,四國的計畫參與者分享各自國家的無障礙情況,各自訪談各國主要城市(台北、東京、胡志明市、曼谷)的10位障礙者的無障礙 (accessible) 生活經驗以及障礙者與社工之間接觸的互動關係 (relationship between PWD and social workers—empowered or disempowered) 訪談結果。台灣與日本在硬體無障礙的部份 (如捷運)相對而言對障礙者較為友善,越南與泰國的情況則在剛起步的階段,公共交通及公共場所的無障礙設施尚未完善,政府較不重視身心障礙者權利。各國普遍面臨的情況則是社工在提供障礙者協助時,無法滿足障礙者需求,對障礙者而言,社工未能理解障礙者的生活「有障礙」的處境。在不同的社會,依然存在著對障礙者的歧視與刻板印象,政府在推廣身心障礙者福利的過程中依然有許多努力的空間。

最後,本次的交流由泰國的Dr. Sporntum Mongkolsawadi 進行總結,他認為這是一場難得的跨國交流,透過不同國家的相互學習,確立推動身心障礙者權利的重要性。同時讓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的理念拓展至其他地區,一同邁進共融社會。

本次參與成員大合照
本次參與成員大合照

臺灣障礙研究學會針對障礙者社區服務鄰避事件聲明

從1983年第一兒童發展中心的楓橋事件迄今,已經過了三十六個年頭,在三十六年之間,台灣走過了全面性的社會轉型,台灣的經濟發展變得更好、政治更加民主化,我們陸續實施了與婦女、兒童和障礙者有關的國際公約,民眾對社會正義和生活品質有著更多想像和期待,國際社會也給台灣各方面的發展給予非常高的肯定。

但是很遺憾的,這幾年我們觀察到到多次障礙者服務要進入社區時遭到社區居民以房價或其他不正當的理由阻撓。由此可見,我們的社會對於和自己不一樣的群體,還是經常抱持著隔離的歧視心態。台灣障礙研究學會針對本次台北市的鄰避事件,在此提出以下幾點說明與呼籲:

一、障礙者不是社區中的外來者、他們和你我一樣,本來就是社區的一份子,全台灣有百分之九十二以上的障礙者住在社區中,大家平常看不到他們,不代表他們不存在社區當中,而是因為之前社區並不存在他們可以使用的服務,他們只能待在家裡、依賴家人的照顧。因此,當服務終於進入社區時,障礙者就該被保障擁有在社區中自由移動不被阻擋的權利。

二、障礙不是傳染病,障礙不是上輩子做錯事的報應、障礙更不是社會的少數。相反的,障礙是多元社會的一部分,就如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性別與性向。障礙也是人生普同經驗的一部分,每個人在年老時、在遭遇意外時,都可能遭遇多種不一的障礙情況。

三、我們誠摯呼籲台北市政府確認自己在這類鄰避事件中的角色,政府不能只是一個協調者,也應該是一個執法者。當政府善意溝通始終遇到居民惡意阻擋,委屈不能求全之時,政府就應該確實執行法律、支持並守護障礙者生活在社區中的權利,政府單位可以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及其他相關法規依法裁罰。

最後,我們也呼籲台北議員民代和所有台北市民,一起來支持台北市社會局作為障礙服務的法定主關機關依法行政,守護障礙者生活在社區的基本人權,不要成為障礙者融入社會、生活在社區中的障礙。臺北市的個案不是特例,臺灣各地的障礙者社區生活常面臨相似的歧視狀況,政府應有更多障礙者社區共融的宣導,同時,國家必須執行法律以保障障礙者生活於社區的權利。

臺灣障礙研究學會理監事會/常務理監事 周怡君主筆
08/02/2019

【開放報名】2019臺灣障礙研年會「定位障礙研究: 理論、政策、行動」

障礙研究年會,已開始報名(至4/25日截止),歡迎大家踴躍參加。

2019臺灣障礙研年會「定位障礙研究: 理論、政策、行動」

日期:108年5月5日(星期日)
時間:8:50-18:00(8:00~8:50報到)
地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博愛樓114、115教室(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一段129號)

主辦單位:臺灣障礙研究學會、國立臺北大學臺灣發展研究中心
協辦單位:國立臺北大學社會科學學院
贊助單位:財團法人薛伯輝基金會

敬請填寫報名表單 https://forms.gle/wnu3cJkoSnWMkB9e9

第一屆年會徵稿中!

2019臺灣障礙研究學會年會——定位障礙研究: 理論、政策、行動

【徵稿說明】障礙研究(Disability studies) 作為獨立的學術領域,和性別研究、種族/族群研究與同志研究一樣,其目的在肯認障礙者在社會的邊緣位置與被壓迫的歷史。過去在其他學術領域中,皆有不少針對障礙者的研究成果,然而,傳統上對障礙的研究多認為障礙者是需要矯治、修補、醫治、救助或是接受特殊教育的對象,很少從障礙本身與障礙者的主體性出發,或是重新思考障礙的社會文化意涵與價值。

按此繼續閱讀本文…

WordPress.com.

Up ↑